在我還小時,家裡有擺聖誕樹的習慣。每年聖誕節前夕,家裡的鈴鐺和街上的燈景,滿足了我和弟弟年幼心中對歡樂的渴望。

後來家裡漸漸出了狀況,聖誕樹是哪一年消失的,我早已記不清,只知道某年開始,我們不能再期待那樣的歡樂時光。

大概國高中年紀的我,曾看見一則廣告:一家人笑鬧圍著餐桌,溫暖黃光灑滿整個空間、還有一株裝飾精緻的聖誕樹閃耀在旁。當時我覺得自己像是在窗外的小女孩,腳踩著雪地,試圖墊高腳尖看清屋內的美好,那幅景象美得令人嚮往,卻又刺眼地讓人難過,深深烙印在我心中。

今年,我跟老公說,我們來擺聖誕樹好不好?

尋尋覓覓,我們一起找了喜歡的飾品、用喜歡的顏色,做出了屬於我和老公的家中,第一顆聖誕樹。

我們在十二月的第一個週末點亮了樹。看著它佇立家中一角,彷彿就在唱著溫馨的Silent Night。

想起那年寒冬,弟弟和我把繞樹燈調成快速閃動,關了廳燈一起尖叫,玩累了躺在床上,進入夢鄉前窗外傳來報佳音的熱鬧隊伍,還有大概是孤單鄰居正大聲播放著陳奕迅的「聖誕結」。

那是一條深夜小巷,我們住在三樓公寓,窩在一起的日子彷彿沒有盡頭,我們還不知道命運多舛,也還不清楚共享的生命能有多長。

那時有那時的單純,現在有現在的珍惜。

活著的每一天,都是奇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