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看完「82年生的金智英」電影,主軸是在討論社會重男輕女以及女性角色在家庭、職場所面臨的各種困境,這部分已經有很多人論述過了,而我更想談的,是放大到人的層面來看——關於處境身不由己的人,如何找回自己的力量。

人生在世有各種可能陷入身不由己之中。從顯見的戰爭、貧窮、疾病、失能,到潛藏的婚姻、職場、社會束縛、人際互動,人人都有理想狀態的設定、有現實條件的考量,更有不可掌握的外境和未知。也因此,無論我們正扮演何種角色,多少都會有感到被限縮甚至失去力量的時候。
 
細數目前的生命歷程,最是感到身不由己的時刻,仍是陪伴家人經歷活不來也死不去的那段時期。比起其他壓力和困挫,生死關頭的煎熬是最令人感到無能為力的。還記得那時常有人問我,是憑藉什麼撐下去,我所能想到的答案好像也只有「愛」而已。
 
找到源自內在的力量,一直是自我療癒以至於成長的核心。人活著需要感覺到有希望、有意義,而不是全然的妥協或是停滯。隨著年紀增長,深知要能找回力量並不是一句縹緲的「轉念」那麼簡單,儘管「對眼前的事件與感受有不一樣的看見」,的確常是點亮心徑的方法。此外,踏實的「決定」或「行動」,讓人誠實貼著內心最深的渴望,找到在現實中具體可行的下一步、或決定有所不為,也往往就像修好的齒輪,帶來動力與轉機。
 
而每個選擇所接續遇見的一切,也都是需要內在力量去轉化和適應的。
 
還記得去年曾記下一句話是「臣服於天地之間」,那時不完全懂它的意思,近來卻漸漸領略了這句話的奧秘。然而我也常在想,跳脫自我療癒的視角後,在觀看別人的療癒歷程時,我能有什麼程度的同理、什麼程度的參與。
 
在學習療癒相關課程時,曾聽見一位同學對著其他人說:「請你們不要嘲笑別人的煩惱」。每個人的心理進程都不同,如何在走著自己的療癒歷程同時,也能尊重別人的歷程,在互動中做到同理而不濫情、參與卻不指導,這不只是從事療癒相關工作者需要的藝術,也是所有人際關係當事者,在對話時需要思考琢磨的。
 
說遠了,但就在看完金智英的處境後,我對自己遇過的身不由己以及聽過他人的身不由己有許多延伸的感想與反思。正在想著這些故事和找回力量的過程,或許都值得被寫下來,讓更多人看見生命會有的掙扎,和生命能有的光。